• 运城市两部微电影喜获全国奖 2019-10-13
  • 黔张常铁路龙山段线下工程完工 2019-10-07
  • 网友举报货车扰民 交管部门用这个锁定"肇事车" 2019-10-07
  • 返程路上,铁路仍在“扬鞭奋蹄” 2019-10-04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京)-经营性-2009-0016 2019-09-29
  • 一语惊坛(5月30日):磋商,不等于反复折腾。 2019-09-26
  • 设计师默默吐槽的这些话 你想听吗 2019-09-24
  • 高清:埃及今晚对阵乌拉圭 萨拉赫有望登场 2019-09-24
  • 岚山区拨付595 万元补助农村危房改造 2019-09-21
  • 江西日报社社长王晖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9-21
  • 吴尊送儿子上学晒自拍 父子颜值超高Max笑容灿烂 2019-09-21
  • (两会受权发布)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简历 2019-09-16
  • В Пекине закрылась первая сессия ВСНП 13-го созыва 2019-09-16
  • 新疆规范法律服务事中事后监管 实现科学有效监管 2019-09-13
  • 抢先试驾新一代唐 更接地气的多面手 2019-09-13
  • 大乐透开奖规则:我牵挂的朋友

    常识大全 时间:2018-03-15 我要投稿

    双色球开奖号码 www.nsjl.net   我牵挂的朋友就是为大家带来的相关的散文,欢迎大家阅读!

      我牵挂的朋友【1】

      朋友,是一生的牵挂

      前天晚上,我送女儿去体育馆学完舞蹈回家,已是九点多钟,发现电脑右下方我的QQ图像一直跳跃不停,打开一看,原来是好友天在比利时给我发送的近期照片。

      与好友天已经有好些年没见了,最近终于通过网络找到了她,看见她发过来的近期照片,我记忆的闸门一下子泛滥开来。

      与天的相识是一个戏剧性的画面。

      事情还要追索到二十多年前,那时候我还在读初一。

      那年暑假,我的母亲把我送到孝昌一个叫周巷镇的地方,那里住着我的一位姑妈,她是一名教师,我母亲是想把我转到那儿去读初二初三,以便有人更好的辅导我。

      我去的第三天,便在姑妈所住的院子里结识了几个跟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女孩。

      后来,有个女孩偷偷地告诉我一个连我姑妈都不知道的秘密,我姑妈家正读初三的表哥居然暗恋着一个比自己小两届的初一女生,而那个女生就是后来成为我至交的女友阿天。

      听完他们的讲述,我拿不定主意该不该把这个惊人的消息转告给姑妈。

      毕竟表哥正读初三,而且听说成绩还不错,若为此受到影响……但如果我把此事告诉姑妈,到时表哥知道了,岂不是恨透了我,我该怎么办?

      那时候的周巷中学有特长班,暑假会招收一些自愿学习音乐、美术的学生到校上课,阿天就利用暑假住在学校里,学习美术,这当然也是我听同院里住着的几个女孩说的。

      于是我经过慎重的思考,决定自己单刀赴会,去会会那个叫刘天的女孩。

      还记得那是个天气不太炎热的周日。

      那天,姑妈一大早就受同事之邀打牌去了。

      连走前,她买了很多好吃的菜,叮嘱我中午自己做饭吃。

      我想,机会终于来了,何不借此机会,相邀一下表哥心中的暗恋对象,看看她是何方神圣。

      我稍作准备了一下,还好,学校离姑妈家就几百米路程而已。

      我根据先前几个女孩给我提供的信息,很快就在女生宿舍找到了天。

      那时候的她,双耳边扎了两条不太长的小辫子,看上去清纯而有活力。

      她突见我,显得有些吃惊,我含含糊糊说明来意,她显得很是意外。

      因为我自知有些唐突,于是很快就把眼神投到了寝室她画的几张人物素描上。

      随意大加夸赞了一番,其实那时候的我,对素描是一窍不通的。

      后来天告诉我,她听到我貌似“专业”的评价,差点笑出声来。

      我们一起到姑妈家,我请她吃了我亲手做的一桌自认为还算美味的饭菜。

      但最终,我还是没能转到周巷中学去读书,因为我不太适应那边的环境。

      一周后,我浑身生出好多疙瘩来,医生说:“这孩子,这么近,居然就水土不服!”我很遗憾地告别了同院里的几个女孩,其实,我更舍不得的是天,我跟她虽只有一面之缘,但感觉,我们之间有说不出的默契,如果再有机会在一起,我想我们绝对会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就这样,我回到了我以前的学校,继续我初二初三的学习任务。

      学习紧张而忙碌,慢慢地,我脑海中已逐渐模糊了当初的这一段小插曲。

      以后的两年,我不曾再到过周巷镇,记忆中,只剩下一个个模糊不清的影子了。

      中考后,母亲根据我的要求,给我报了美术专业的学习。

      也不知道,我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画画的。

      只记得从周巷回来后,我便常常用纸随意地描摹一些如枕巾、被套上的图案,而且描摹得栩栩如生。

      很多人说:“这孩子,还真有点画画天赋,画什么东西还怪像的!”

      没想到去中专学校报到的那一天,当我拿着自己的被窝行李迈进寝室的那一刻,我惊呆了——天,居然已在寝室里收拾自己的床铺,她和我竟然成为同班同学。

      因意外而惊呆,只有数秒钟而已。

      那天,我去得有些晚,好点的床铺已被同室的女生占了,我只得选了张靠近寝室门的下铺。

      还好,寝室在三楼一个比较隐蔽的走道里,还不算太张扬。

      天估计也不比我去得早多少,她选的是我对面的上铺。

      我们各自收拾着自己的行李、整理着床铺。

      有几个早到的学生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东西,开始在寝室聊天,她们互相打着招呼,相报各自的基本情况。

      因为是第一天报到,学校并没有给我们安排其它的任务。

      几个汉川的女孩提议,等收拾好行李,到街上逛逛。

      我们一直逛到晚上九点多钟才回寝室,有几个女孩还去照相馆照了相,说是为了纪念中专生活的开始。

      接下来的两三天,我们新生忙着布置教室,到食堂买饭票……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中,显得手足无措。

      回到寝室,虽说很累,但几个爱热闹的女生也会叽叽喳喳讲个不停,诉说着来这的惊喜与牢骚。

      我和天再次相逢,果然成为形影不离的朋友。

      我们一起学习,共同进步;一起生活,互相帮助。

      在春秋的傍晚,我们吃过晚饭,便会手挽手到学校周边的小道上散步,或各自背上自己的画板到河口大桥,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写生。

      冬天来临,我和天就合床而眠。

      每天天刚黑,我们到小卖部买上两袋瓜子或蚕豆,依偎在温暖的被窝里,一会就把它们消灭精光。

      那时候的我们,还自嘲道:“看,咱俩简直就是两只小老鼠!”晚上睡觉时,我们也会手拉着手,甚至开玩笑地说,将来若找老公,也要找个一辈子能手牵手的。

      慢慢地,我也发现天的才华横溢——两年不见,她的人物素描已是画得极好。

      不仅相貌画得栩栩如生,就连人物的精气神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而且喜欢写文章,不到一年的工夫,她的文章已数次在学校??戏⒈?,有几篇还发表在孝感晚报、辽宁青年上。

      学校负责??牧斓级啻握宜富?,让她担任学校??母敝鞅?。

      来校第二年,学校元旦联欢的筹办和报名中,我和天也踊跃报了名,想以此锻炼一下自己各方面的能力。

      我们报名参加《雷雨》的话剧演出。

      根据我们的性格,我出演的是雷雨中四凤的角色,穿一件斜扣的古典套裙,把一头长长的头发编成两股细辫垂在胸前,对镜看时,还真有点像旧社会的丫鬟模样。

      而天瘦而高的个子,反串扮演话剧中四凤喜欢的对象平,穿一套笔挺的西装,头上再戴一顶白色的礼帽,在一条紫色领带的衬托下,活脱脱的一副帅公子模样。

      那时候的节目表演的前期准备工作,老师是不管的,所有的造型和排练全靠自己准备。

      现在我已记不得当时上台表演的心情和感受,但和天在整个排练过程中的默契和趣味却至今让我难忘。

      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转眼间,我们三年的学习生活即将结束,迎来了实习。

      按照学校的规定,实习单位由我们学生自己找。

      天回到了她的家乡周巷中学,当了一名代课老师。

      我则在表哥的安排下,进了孝感日报社,跟着当时的美术主编小咪老师继续学习。

      那时候的通讯设备没现在先进,我和天的联系,全靠书信来往。

      三个月,我在报社学到了很多知识。

      自己亲手设计的图片和去三峡的摄影作品也先后登上了孝感晚报,让我不甚欢喜。

      欢喜之余,也时时思念曾经与天在一起的日日夜夜……

      当年九月份开学,我的母亲就托人安排我进了本乡镇的一所学校当老师。

      母亲说:“一个女孩子,能在老人身边工作,就是最好的归宿。”

      天也是一样,她被安排在她曾经实习过的地方——周巷中学工作。

      虽然我们工作的乡镇距离较远,但每到周末或长假,我们还是会相邀一起,诉说着各自身边发生的趣事。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又过去一两年。

      直到有一天,天给我打来电话,说她不想教书了,想离开周巷。

      她的母亲不愿意,多次让我相劝,但天去意已决,无法挽留,我也就没再说什么。

      几周后,她果真去了广州,远离了这个曾经生她养她的地方。

      天去广州后,最初我们还有联系。

      她刚到广州,听说也是代课。

      九十年代末通讯不太发达,我和天就这样失去了联系。

      上周再与天联系上,得知她已去了比利时,她在比利时发了好多的照片过来,看样子挺高兴的。

      照片中她的家,是一栋欧式化的别墅,别墅旁边是个偌大的院子以及自己闲暇时种的各样漂亮的花。

      愿好友天在异国他乡,一辈子过得幸福安康。

      我牵挂的朋友【2】

      朋友的思念

      在戒烟的日子里,才切肤地体会到什么叫孤枕难眠;在无眠的黑夜里,才深刻地领悟到什么是对你的思念。

      有多少次,儿时两小无猜的快乐时光还重现在我们眼前?有多少次,儿时的欢声笑语还回荡在我们耳边?当身边的交往都千篇一律,或者文质彬彬,又或者是浅尝辄止,我相信我们有多少次不约而同地在心底燃起了彼此的思念!

      多少次拿起了电话,多少次打开了QQ,多少次登录了邮箱,然而,就在那异地他乡的思念渴望得到尽情的倾诉的那一刹那,我犹豫了,我的优柔寡断的恶习又一次地增长了……挂上了电话,关闭了QQ,锁好了邮箱,也锁闭了那原本如此热烈、却多少过于深沉的思念。

      是什么在作祟呢?是大家都忙,没有时间?——这诚然是一个冠冕的理由,然而“成功”如你我,难道不该忙里偷闲,多陪陪我们的家人,多和朋友们见见面吗?是我们都有了各自的生活,不便于再百无禁忌地介入对方的空间吗?--这诚然也是我的一种考虑,然而“聪明”如你我,又何难把握其间的分寸呢?许是现代通讯手段的过于发达吧?电话、QQ、邮箱,扼杀了多少千里迢迢只为一面的友情方式!然而,事情果真是如此吗?现代通讯手段果真是扼杀思念的罪魁祸首吗?技术乐观主义诚然是值得谴责的一种信仰,然而技术悲观主义就是世界的真理吗?

      问题可能并不在此吧?真正的问题或许就在我们自身!外在的声名、现实的利害,这些古人称之为身外之物的赘瘤,如今普遍而“内在”地成了世人的追求,从而某种程度上也成了我们的追求。

      是每天的操持、劳心和追新骛奇,过分地占有了我们内在的心灵,将它填塞、充满,以致于像我一样,只有在无眠的夜晚,才感觉到思念如锥心噬骨之蛆游走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今夜,这附骨之蛆又在一寸一寸地咬噬着我,我终于实在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从床上爬起,到电脑旁坐下——完成这个动作在平时需要一分钟,而在今夜,需要一小时,甚至是我的一生!

      我牵挂的朋友【3】

      我怀念的所有

      怀念是什么味道?

      怀念是涩涩的味道。

      曾经家门口有棵老槐树,它的外皮已经有了发亮的痕迹,那是岁月的足迹。

      它陪伴我欢乐,陪我难过,陪我一路成长,也陪太奶奶和奶奶走完余生。

      我怀念的是那树下欢快的笑声和和睦场景。

      而现在回忆起来竟变成涩涩的味道。

      所谓的物是人非,如今那棵老槐树早已不再,而那树下的人也各奔东西。

      怀念是酸酸的味道。

      曾经这块儿孙满堂,欢声笑语的老院子和被岁月沧桑了的老木门,现在变得荒草丛生与斑驳。

      这里曾经每到傍晚都会炊烟四起,饭菜飘香,其乐融融。

      就算生活艰苦,但却总是幸福的。

      而如今那欢乐温暖的日子已经不再。

      那些曾经还乌青的头发也被生活点缀地斑白。

      推开一扇门一扇窗。

      这里变得陈旧不堪,散发出的味道是那么古老。

      那是时间筛下来的最珍贵的味道。

      怀念是难忘,更是份珍贵的回忆。

      常?;衬钚∈焙虻奈颐?,那味道是甜甜的。

      那天曾经泥泞的土路,有我们放学回家肩并肩手拉手的背影。

      蓝天白云下天真无邪的欢声笑语。

      而如今承载我们童年的那片泥泞小路已经被铺成黝黑宽敞的柏油,也没有了我们的身影。

      天也不再蓝,云也不再白。

      现在留下来的只剩那甜甜的味道让我来怀念。

      留在脑海里的人和事,都是那么深刻。

      渐渐的,我开始怀念我最近几年的生活,忙碌而枯燥。

      幸而有三两个知心朋友陪伴。

      我们每个人都明确自己的目标,却被压力压的不知道最初的方向。

      曾经我们埋头书海,我们惺眼朦胧,我们精疲力尽。

      只为把最好的自己书写到一张试卷上。

      那些日子,我们笑过,疯过,哭过,甚至绝望过。

      可是依然走了过来。

      真的很怀念,怀念匆匆忙忙的脚步,怀念形影不离的日子,这份回忆我会怀念,珍藏一辈子。

      人,总是在怀念,而现在也将变成未来的怀念。

      所以最重要的还是珍惜当下。

      不要再给人生留有遗憾。

    相关推荐
  • 运城市两部微电影喜获全国奖 2019-10-13
  • 黔张常铁路龙山段线下工程完工 2019-10-07
  • 网友举报货车扰民 交管部门用这个锁定"肇事车" 2019-10-07
  • 返程路上,铁路仍在“扬鞭奋蹄” 2019-10-04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京)-经营性-2009-0016 2019-09-29
  • 一语惊坛(5月30日):磋商,不等于反复折腾。 2019-09-26
  • 设计师默默吐槽的这些话 你想听吗 2019-09-24
  • 高清:埃及今晚对阵乌拉圭 萨拉赫有望登场 2019-09-24
  • 岚山区拨付595 万元补助农村危房改造 2019-09-21
  • 江西日报社社长王晖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9-21
  • 吴尊送儿子上学晒自拍 父子颜值超高Max笑容灿烂 2019-09-21
  • (两会受权发布)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简历 2019-09-16
  • В Пекине закрылась первая сессия ВСНП 13-го созыва 2019-09-16
  • 新疆规范法律服务事中事后监管 实现科学有效监管 2019-09-13
  • 抢先试驾新一代唐 更接地气的多面手 2019-09-13
  • 足球平台 365彩票网高频彩 3D黑彩庄家肯定赚钱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表带坐标连线图 广西快三计划精准公式 500彩票网上市日期 精准六肖单双中特 江西时时查询 稳赚包六肖三期必开 彩票app开发一条龙 双色球开奖往期查询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 神马报六肖中特资料 河南幸运武林开奖直播 中国福利彩票幸运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