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告诉你家掌勺的,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05-24
  • 2月各地领导答复网民留言1.3万项 四川回复量第二 2019-05-22
  • 人民网评:奏响新时代的“长江之歌” 2019-05-20
  • 2018首届“中新广州知识城杯”绘画摄影作文大賽·奥一网 2019-05-10
  • 澳洲老外侃麻将火锅新年夜 2019-05-10
  • 世界杯带火巴西家居产业 2019-05-06
  • 白玉兰奖何冰获最佳男主角奖 马伊琍获最佳女主角奖 2019-05-0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全面从严治党离不开干部队伍建设 2019-05-05
  • 用双脚书写无悔的人生 2019-05-04
  • 我们的国际主义义务就是让那受苦受难的中东人去欧洲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到中国来,又不自由,又不民主,茶叶蛋都吃不上,来干嘛泥? 2019-05-04
  • 广州市白云区:“六公开”打造村社阳光换届 2019-05-03
  • 海军首次举行水雷战竞赛性考核 2019-05-02
  • 河北行唐警方悬赏3万通缉故意杀人嫌疑人 2019-04-30
  • OPPO宣布新人事任命:副总裁吴强全面负责海外市场 2019-04-29
  • 财政部就“财税改革和财政工作”答问 2019-04-29
  • 3d开奖结果走势图连线:忧竹梦爱情故事

    故事大全 时间:2018-08-27 我要投稿

    双色球开奖号码 www.nsjl.net   朦胧的月色,夜是那样的静,隐约地可以听到那风铃的声音……

      那些隐藏在心灵深处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出来,泪水顺着面颊流下,坠落在地上溅起了水花。

      黎,你一定要幸?!?/p>

      琰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如此的真切,如此的熟悉……甚至让人窒息……

      琰,我好想你啊……

      沐黎望着这夜色出神,思绪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1

      "讨厌,怎么下雨了,真烦人!"沐黎独自一人在花园里散步,天公不作美下起了细雨,她一溜小跑跑向了小竹林边的竹亭里避雨。

      这片竹林是她的父亲特地命人为她种起来的,她从小就喜欢竹子,沐老爷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当然会不惜精力为女儿付出,从全国各地移植了较为珍贵的竹树。

      沐黎望着水中被雨点打乱的竹影出神,一圈一圈的涟漪一个挨一个……

      "呜——呜——"

      这时竹林里隐隐约约传出悠悠的笛声,沐黎被笛声吸引,不禁感叹道:"好美好忧伤的笛声啊,是谁在吹???呃……不对啊,这里怎么会有别人呢?"

      沐黎走向竹林,寻找声音的来源,这时隐约看到竹林中一个绿色的身影,她悄悄的往前走想看清楚点。走近了一点,虽然距离远,但是可以清楚的看到,是个穿着青衫的男子,他依靠着一株竹子,吹奏着手中的竹笛。

      那男子仿佛察觉到了沐黎,放下手中的竹笛,转身朝沐黎的方向说道:"姑娘出来吧,别躲了。"

      他那好听却不带感情的声音传到了沐黎的耳朵里,她想反正被发现了还怕什么,她大胆地走到那男子的面前,她这才看清他这张精致的脸,要不是看到他的身材和装扮,还真会以为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呢。他那白皙的皮肤,玲珑细致的脸,高而偏瘦的身材,沐黎深深地被他吸引着,但却又不敢正视他的双眼,因为他那冰冷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这位姑娘你看够了吗?"

      沐黎因他不带感情的话语回过神来,有点羞有点恼地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哼,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他冷笑道。

      "因为这里是我家的花园,我是这里的主人,你在这个地方就有义务回答我的问题!"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真把她气坏了。

      他看到沐黎生气又可爱的摸样,发自内心的笑了一下,"我叫景琰,我十年前就住在这里了,你信吗?"

      沐黎顿时被他的笑容迷住了,回过神来随即心里又升起了一股怒气,"你骗人!十年前这片竹林才刚种起来,当时这里只是一片荒凉的园地,况且当时你也只是个小孩子吧。"

      景琰轻笑了两声:"哼哼,小孩子?!"

      沐黎见他没有再往下说的样子,复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可眼前的这个男子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地转身走着,完全不理会她。

      沐黎见他要走忙高声喊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又忙提起裙摆追了上去,可忽然间那个叫景琰的男子消失不见了,沐黎疑惑地杵在那里,暗道:"真是个怪人,怎么就不见了呢……?"

      2

      在这之后沐黎经常到竹林里,可再也没有见到景琰。沐黎心里暗自道:"什么十年前就住在这里了,真是个骗子。"

      "黎儿,你生辰就要到了,想要什么???"沐老爷慈爱地看着沐黎问道。

      沐黎望着亭外的竹林忙回过神来,走到沐老爷的身边撒娇地说道:"爹爹,黎儿什么都不想要,只要爹爹福寿安康,黎儿别无他求。"

      "呵呵,好啊。"沐老爷见女儿这么懂事感到很是欣慰,沐黎很小就没有了母亲沐老爷一直父兼母职地疼爱她,是放在手心里怕碎了,含嘴里怕化了,更何况她那么懂事,事事不想让他操心,这才让人更加疼惜她,"黎儿,你也不小了,这些日子来提亲的人都快把咱们家的门槛儿踏平了,你看看有没有心仪的人选???"

      "爹爹我才不嫁呢,黎儿要永远跟爹爹在一起。"沐黎撒娇道。

      "你这孩子真拿你没有办法,这样可不行啊,男大当婚女,女大当嫁啊,爹爹当然也很舍不得啊。"沐老爷无奈地说着,用袖角拭去眼中的泪。

      "爹爹,女儿不想离开您??!"沐黎偎依在沐老爷的膝上,伤感地说道。

      沐黎不想爹爹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于是转开话题。"爹爹,明天我想跟小珊一起出去走走好吗?听说明天有集市,赶集的人很多很热闹,我想去看看好不好嘛!爹爹……"沐黎甩着沐老爷的手猛撒娇。

      沐老爷没有办法只好说:"好好好,不过要早点回来,集市上歹人很多要多加注意啊,要不派几个家丁跟你们一起去吧。"

      "不要不要,这样多没意思啊,后面跟着这么多人很不自在的。"

      "好吧,就依你,不过你们不能穿成这样要穿男装。"沐老爷叮嘱道。

      "知道了爹爹,爹爹最疼黎儿了。"沐黎在沐老爷的脸上亲了一下。

      次日集市

      今天的街上真的很热闹,舞狮子、踩高跷、耍杂技等等,还有好多好吃的,吃喝玩乐应有尽有。

      "小姐,你慢点??!"小珊在后面跟得累死了,手里捧了好多的东西。没办法沐黎难得出来一次,看到这么多有趣好玩的东西当然玩得不亦乐乎自然东西买得多了,在路上蹦蹦跳跳就像一只在林子里欢快的小鸟。

      "现在不要叫我小姐,叫少爷。"沐黎轻轻地在小珊额前敲了一下提醒道。

      "额,是,少爷。"小珊揉着额头吐着舌头傻笑道。

      "小珊你快点嘛,快快快来看这个东西多好玩啊。"沐黎手里拿着一个小东西对着小珊喊道。

      小珊跑到沐黎旁边大喘着气,"少爷,我快累死了实在跟不上你啊。"

      "可是这才逛了一半啊,还有好长一段没逛呢。前面还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呢。"

      "知道了,我们继续吧……"小珊无奈的回道。

      "这才对嘛,走吧。"沐黎高兴跑在前面,"快看啊,那个人嘴里会喷火唉。"沐黎兴奋的挤进人群想看看更精彩的表演。

      "少爷,慢点啊,等等我。"小珊在后面追生怕跟丢了。

      "哎哟,哪个混蛋竟敢踩本大爷的脚!"一个满嘴胡碴流里流气的像恶霸的汉子一把将沐黎推倒在地。

      "??!"沐黎吃疼地揉着胳膊轴。

      那恶霸不依不饶地上前抓起沐黎的衣袖就要打,这时小珊不管不顾地冲上去,用力推开那恶霸,并厉声道:"不许碰我们家小……少爷!"话到嘴边想起她们现在是男子装扮,硬是把小姐改成了小……少爷。

      "哟,原来是个女的,有点意思呵。"那恶霸挑着眉,摸着下巴,一副禽兽的样子对旁边的两个跟班说道。

      沐黎和小珊惊愕地向后退了几步,不知如何是好,无助地眼神投向那些围观的人,可他们也爱莫能助啊,他可是鱼肉乡里出了名的恶霸,谁也惹不起的。

      原来小珊推开他时和刚才的话,还有她们的声音和举动,对他这种每天都在青楼厮混的老手来说太好识别了。

      "小丫头,长得满标志的嘛,跟大爷我去玩玩如何?"说着他拿起手里的折扇绕过小珊,并将她推给身后的那两个跟班,准备挑起沐黎的下巴。

      沐黎连忙甩开了那恶霸伸来的手,怒道:"把你的脏手拿开!"

      "哎哟,脾气不小嘛,老子喜欢,哈哈哈……"那恶霸猖狂地笑道。

      小珊挣脱那两个跟班,并挡在沐黎身前,惊喊道:"我们可是沐……!"

      还未说完就听那恶霸色道:"哟,这小丫环也长得不错,正好可以给大爷我暖暖被窝。"

      "好啊,好啊……"后面的两个跟班一起喊道。

      那恶霸刚抓起她们的手想将两人拉进怀里,就被不知那里飞来的石子打到,手背肿了个大包,那个恶霸退了几步捂着红肿的手背喊道:"哪个不要命的,竟敢坏老子的好事!给老子滚出来……哎哟——"还没喊完又一颗石子飞了过来正中他的额头,那两个跟班警觉的站在恶霸身旁,四目张望着飞石头的人。随后一个白色的身影飞了过来把他和他的两个手下踢飞在地,站在沐黎身前,"你们这些恶霸,光天化日之下胆敢调戏良家妇女罪无可恕,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就不知悔改。"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了……"那恶霸连忙跪地求饶。

      那少侠抓起他的衣襟给了他一拳,"你最好安分点,要是再让我看到你当街行恶我绝不饶你!"并重重的把他摔在地上,那三人吓得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姑娘,你没事吧?"那少侠见恶霸跑了回过头来向沐黎问道。

      "多谢公子,小女子没事,请问公子尊姓大名,小女子理当报答公子搭救之恩。"沐黎向那少侠行了个礼。

      那少侠将沐黎扶起,"姑娘不必多礼,举手之劳,不足挂齿,这些恶霸就应该给他们点教训。"

      沐黎抬起头,这才看清恩人的脸,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剑眉星目……沐黎看得有些出神,竟然忘记了自己如此盯着人家看是有多么的失礼。

      "姑娘?姑娘?"那少侠用手在沐黎眼前晃了一下,她这才回过神来,"呃,抱歉,失礼了。"沐黎羞红了脸,连忙把头低下来。

      小珊这时在一旁偷着笑,见时候差不多了走到沐黎身边小声的对她说,"小姐,我们该回去了一会老爷要担心了。"

      "不如在下送你们一程吧。"那少侠刚还想说什么,看到前面树后闪过一个黑影,又回过身表情严肃地说,"抱歉,不能送你们了我有事要先走一步了。"话音刚落就向那身影飞去。

      沐黎还想追问他的姓名,可人已不见了,还说送可又不送,不禁叹道:"这也是个怪人".

      "小姐,刚才那位少侠如此的俊逸不凡又武艺高强,可惜没有问到他的名字,不然可以叫人去打听打听,说不定日后还会有发展呢。"小珊在一边坏坏的笑道。

      沐黎顺手捏了小珊一下,"臭丫头,没事又在胡思乱想,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小姐刚才脸红了呢……"

      "哪有这回事……臭丫头找打呀!"沐黎无语反驳气得她只追着小珊一路打闹着回府。"臭丫头看我怎么教训你……"

      "啊,小姐我知道错了,放过我吧……"

      3

      这两日沐黎一直想着那位恩人,竟不知他是谁,也不知这恩如何报。

      正想着一个绿色的身影闪过,她不禁想起了那个怪人景琰。忙搁下纸笔向那个身影追去??芍帐敲蛔返?,复又回竹亭继续绘丹青??杀咦弑咚妓髯?,忽又看到另一个黑色身影闪过,她忙又向那黑色身影追去,正疑惑时打斗的声音从林子里传来,沐黎有点奇怪,心想道:"怎么会有打斗的声音呢?!"虽有些害怕但还是被好奇心牵引着向竹林里走去。

      打斗声越来越大,沐黎躲在一块较大的石头后面,看见一个相貌丑陋又凶神恶煞的人将景炎的?;髀湓诘?,并向景炎举刀砍去。正要叫出声时,忽看到景琰向后连连退了几步,在刀快砍向他时,只见他侧身一躲,刀便从景琰的眼前砍过。景琰右手顺势抓住那人举刀的手,又用左胳膊肘狠狠地向那人胸前捣去,只见那人踉跄地向后退了几步并捂着胸口猛吸气,这时景琰翻身一跃,地上的剑以握在了手中。

      那人恶狠狠地注视着景琰道:"想不到这么久不见,你的功力又增进不少啊。"

      景琰冷笑着,可嘴角却无一丝笑意,一字一顿道:"是吗,黑乌鸦。"

      ……

      说着说着又打了起来,沐黎躲在石头后面捂着嘴不敢出声。正当刀光剑影,持戈相向,难解难分时,突一道鞭向她袭来,整个人被鞭子卷绕起,也不知什么东西弹入了她惊恐的嘴里,"啊……救命??!"沐黎被不知名的那股力量悬空扯起又毫无预兆地落地,只听"咯嗒"一声,只觉得脚部传来阵阵麻痛。随后她随一道蓝色身影闪现在他们面前。景琰和那人都微微一怔,并迅速闪躲开来,随各自向后退去。三人各执一方对目相视。

      景琰见是沐黎忙冲沐黎身后的那女子喝道:"放了她。"

      "怎么走到哪里你都能追着啊,死狐狸精"黑乌鸦不屑地嘲讽道。

      那女子身形妖娆妩媚,不但不生气还娇声笑道:"老朋友,都十几年没见面了,怎么一开口就骂呢!"随即将鞭子抽了回来,沐黎整个人在原地打圈随后便摔倒在地,可那女子自顾自地玩弄着手中的鞭,又向景琰抛了个挑逗的眉眼道:"你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的令人……"她一步步走到景琰面前,手搭着景琰的肩,用发梢搔弄着他的脸,缓缓暧昧地补充道:"着迷……"

      只见景琰推开她的手,向右退了几步冷冷地看着她厌烦道:"离我远一点。"

      黑乌鸦哈哈大笑道:"别卖弄风骚了!"并立即收敛了笑容不耐烦地喝道:"到底打是不打?!"

      那女子冷笑道:"你急什么,难道急着去见阎王吗,哈哈哈……"又向景琰道:"她已经中了我的毒,只要你把《修仙志》给我,我马上放了她,并帮你杀了黑乌鸦,保证以后也再也不会有人来骚扰你。"

      黑乌鸦喝道:"你做梦,你…"

      还未说完两支黑色羽毛向景琰和那女子飞去,只见景琰挥剑一档,而那女子侧身一躲,那两支黑色羽毛便插在他们身后的竹子上。那女子恶狠狠地盯着黑乌鸦,一个箭步向他冲去,随即挥鞭抽向他的脸。景琰忙飞向沐黎左手顺势搂住她的腰部将她揽入怀中。沐黎的毒性发作,脸色发青如果不及时解毒恐怕性命不保。

      黑乌鸦和那女子看景琰如此在乎沐黎,都想以沐黎做要挟,让景琰就范,于是鞭和刀都向景琰袭来。

      左挡右抵,怀里的沐黎随时都有可能被刺伤,景琰无奈一手紧搂着沐黎,一手拼命抵挡。正躲过黑乌鸦一刀,又迎来那女子一鞭。沐黎紧贴着他的身体,意识开始渐渐模糊,但他的体温和呼吸让她莫名的安心,似乎只要有他在一切都不用担心,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那女子挥鞭缠住景琰持剑的手,"快把书给我,我马上为她解毒。"黑乌鸦乘势持刀来劫沐黎,景琰看着怀里的沐黎,不能再僵持下去了,要速战速决。景琰深吸一口气,气聚丹田将所有力量聚于右臂,将绕住自己右手的长鞭卷绕起,那女子惊愕地被那股力道凌空卷起,接着只听景琰猛喝一声,那女子重重地被甩出几丈远的地方便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黑乌鸦见势一怔,抓着沐黎的手臂更紧了,横砍右砍,景琰左挡右躲但始终抓着沐黎的手不放。这时景琰见那女子又要袭来,乘势挥剑斩向黑乌鸦的手,黑乌鸦挥挡不及忙松开复又抓起,只抓着一角衣袖时景琰忙将沐黎拉回了怀里,可因用力过猛衣袖随着撕裂开来。景琰立即将沐黎横抱起飞离他们??赡橇礁鏊啦恍莸刈纷?,无奈怒火中烧的景琰将沐黎放下,抽身飞向上空停落在一株高大的竹子上,并从腰间取出竹笛悠悠吹起。

      只听那女子大喊:"不好!"忙抽回鞭子,双手捂住耳朵。

      黑乌鸦也收回刀,愤恨又无奈地捂着双耳道:"想同归于???!"

      沐黎见他们一听到笛声都收了手,但表情似乎更加痛苦了,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他们开始还企图乘机暗算景琰,好让他停下那刺耳又震人心魄的魔音,最后他们纷纷求饶,可景琰仿似没听到一般继续吹凑。只听那女子痛苦地提醒道:"景琰,你再吹我们就要爆裂而死了,你……你背负诅咒,并曾答应过天尊不杀生不动情,否则就……啊……"只听那女子痛不欲生地叫喊着并吐了口鲜血。

      这时黑乌鸦见那女子奄奄一息无力再讲下去,又不甘就怎样爆裂而亡,便接着道:"你背负诅咒,难道为此而飞灰湮灭和我们同归于尽吗?"他见景琰毫无停下的意思,又朗声道:"难道你不想再找到那个五百年前救你的人了吗?"说完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笛声慢慢地停了下来,景琰也从高空落下,看着眼前苟延残喘的两人,冷冷道:"知道我不能杀生,所以你们就肆无忌惮地找我麻烦是吗?"又怒视那女子暴怒道:"解药。"

      那女子吓得忙从怀里掏出一枚丹药抛向景琰。他们被他杀人的目光注视着不敢回视,只跪在地上哀求着。

      "滚!"只听景琰一声暴喝,两人狼狈地逃了。

      "你,你到底是谁?"沐黎有气无力地靠着竹子惊恐万分,她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但还是忍不住地问道。

      看着沐黎惊愕的神情,他没有说话只是将解药塞进她口中,并将身上的青衫解下帮她披上,无意间发现她右臂上那道红色印记,那是五百年前她为他受伤时留下的,那怪当初一见到她时就觉得好似在哪儿见过一般。猛然间泪如潮水般涌现,可他立即转身向竹林最深处走去。但沐黎不死心地复问道:"你到底是人还是……妖?"她几乎不敢说出那个字来。

      景琰背对着她轻笑了两声:"我是!我已经一千多岁了。"

      "一千多岁?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沐黎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惊愕的瞪大眼睛看着他,真的很难以自信地说道:"难道……你真的不是人"

      沐黎知道他是好人,她惊恐的是他竟是妖,但并不害怕,因为他为救自己还差点与他们同归于尽,可心里还是不愿相信。

      "你说呢?"转眼景琰就从沐黎的眼前消失,就像初见时那样消失了。她不敢相信的揉揉自己的眼睛,错愕的跌坐在地上。

      4

      "小姐,你怎么这么狼狈,衣服又脏又破,脚怎么受伤了,老爷知道了要怪罪我的。"小珊见沐黎不见了又急又担心,于是满林子地找。

      "小珊帮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是。"小珊退了下去。很快的小珊和几个丫环提着热水进来了,一桶一桶地倒进浴盆里,在浴盆里撒了些花瓣。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

      "是。"

      沐黎慢慢地解开衣带,衣裳轻柔地顺着她那光滑柔嫩的肌肤滑落下来,她缓缓地走进了浴盆。

      沐黎正放松精神不去想之前的事,倦意阵阵袭来这时忽然感觉有人在看她,她东张西望没有看到人啊,转过头透过屏风隐约看到一个与树影相交的人影,沐黎连忙警觉起来,"谁?"

      吱啊——

      那个人影进了屋,在茶几前坐下来,沐黎又问:"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外面应该有人看守的啊,怎么会连声音都没有?

      那人没有理会她自行倒了杯茶喝了起来,沐黎并未觉得害怕,她拿了件衣服从浴盆中站了起来,刚好可以从屏风上方往外面看,看到坐那里喝茶的正是景琰。沐黎连忙又坐回了浴盆里,"景琰你怎么会来这里?"她的脸刷的红了起来。

      "我来给你治脚伤的。"他仍旧坐那里背对着她喝茶。

      "你个大男人私自进入女子的闺房这像什么话?更何况人家还在……"

      景琰含笑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你把衣服穿上我不看就是了。"

      沐黎随便套了件旁边的衣服光脚一瘸一拐走了出来,她现在的样子真的格外的令人怜惜。景琰一直愣愣地看着她的脸,定定地看着,眼神复杂带着淡淡的忧伤。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沐黎没好气的说着,这时她发现景琰的眼神与先前看到的有些不一样,带着忧伤带着沮丧。他这副样子让她的心感到不安不知所措,她小声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景琰温柔的眼眸和悲伤的神情就这样一直看着她。忽又上前将她按坐下来,用法术帮她治疗脚伤。

      "可以告诉我你的事吗?"沐黎低着头看着景琰。

      景琰愣了一下,缓缓抬起头,目光忧伤的让人心痛,"你真的想知道吗?"过了半响,景琰淡淡道。

      沐黎从他的眼眸中看到了自己,点了点头没有回答。

      景琰深吸了一口气缓声道:"一千多年前,元始天尊将我栽种于昆仑山玉虚宫外,每日以甘露灌溉,细心照料。我吸天地之灵气,敛日月之精华,闻修仙之道,五百年后修成人形,他还将《修仙志》赠与我,他希望我有一日可以修成正果,得道成仙。"他放下沐黎的脚,"但……"缓缓站起继续道:"七百年前仙子灵素在山边采药时忽遇蟒蛇精,我正巧路过。那蟒蛇精修于千年道行难以对付,我们身负重伤,但还是将他击退了。"

      沐黎回想着黑乌鸦所说道:"那个五百年前救你的人了吗?"

      景琰默默地点了点头,接着道:"因此我们成了朋友,无话不谈。"忽又笑了笑:"每次受伤都狼狈地跑去让她为我疗伤,长此以往我们彼此产生了爱慕之情,但介于她是仙子,而我……"他顿了顿接着道:"而我只是还未修炼成仙的竹精。我便将这份情意化为向上的动力,望能早日成仙与她常伴左右。"

      看着他沮丧的神情,沐黎不由得也跟着失落起来。

      "可好景不长,就再五百年前我被狐妖打伤,命在旦夕,无奈下她为救我偷取太上老君的九转还魂丹,以此犯了天条。玉帝念她是仙子又因太上老君为她求情,才将她关押在赤炼山下受三百年赤炼之苦以受惩戒。但一切因果皆因我而起,我必须挫骨扬灰,永不超生。"景琰紧闭着双目叙述着那最痛苦的回忆。"灵素认为是她偷的仙丹不该这样惩罚我,她宁死也不同意这样的判决,便向玉帝表明她愿意逝去千年道行和仙体,只求饶我一命。最后玉帝将她打入凡界永不得回天庭。并将我交与天尊处理,我答应天尊只要灵素能再回天界,我愿永生背负着不杀生不动情是诅咒,否则飞灰湮灭……"说道这里景琰已经泪流满面了,眼里充满无限悲伤。

      沐黎知他此时的心境,看他悲痛的神情,她也默默地留下泪来。于是忙转开话题道:"为什么我听到笛声时没事,而他们……".

      景琰回过头来笑了笑,道:"那是天尊怕我日后会遭遇不测才传我魔音术,只有妖听到才会摄心碾魄,痛不欲生。"

      沐黎想起景琰吹奏那笛子时那狐狸精和黑乌鸦痛不欲生而自己却没事,这才明白了过来。

      "咚咚咚"——

      这时小珊在外面敲门,"小姐,老爷叫你一起用晚膳。"

      "好的我马上就去。"待小珊走后她对景琰说,"我要去我爹爹那里,你要留在这里吗?"

      "不了。"刚说完转眼人又不见了。

      5

      嗯?哪来的笛声?

      这笛声欢快悦耳,让人不免也随之愉悦起来。

      沐黎随着这美妙的声音寻找笛声的来源。前面是一片竹林,穿过竹林便看到一青衣男子,再往前走了走终于看清了,竟然是景琰!

      他发现了,对她这边招了招手,"灵素,你来啦,快过来。"沐黎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飞向了他。他转头看了看她然后就继续吹奏,一边吹一边时不时的看看身旁的她。沐黎试图说话,可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只能静静地在看着他的脸,聆听那支五百年前为她吹奏的曲子。

      ……

      还在睡梦中的沐黎看起来是如此恬静,让人有种想要亲吻她的冲动。景琰俯下身蜻蜓点水般的在沐黎额上吻了一记。

      "黎,我爱你,可是我不能爱你……我只希望你能幸?!?quot;

      沐黎轻轻皱了一下眉猛得张开了眼睛,景琰有点措手不及连忙隐身。

      "琰?我知道是你,快出来我有话要问你!"过了好久景琰仍旧没有出现。

      沐黎在茶几边做下来,嘴里喃喃地自语道:"难道真的是梦吗?为何有如此真切呢?"

      "黎儿,今日就是你的生辰,爹爹邀请所有的亲朋好友为你庆祝,好不好???"沐老爷十分开心的说道。

      沐黎只微笑着说好。

      到了晚上所有的亲戚朋友们都欢聚一堂??赏硌绺湛疾痪靡桓龊谏碛俺值洞橙胩?,随后向后花园的竹林飞去。此时所有宾客都尖叫起来,有的躲到桌子底下,有的向大门跑去,局面一片混乱。沐黎正寻思着黑乌鸦这么又来了,难道不怕景琰……正当这时那个少侠持剑追来,沐黎惊讶地叫道:"恩人!"

      那个少侠随声音的源头望去见是沐黎忙道:"姑娘原来是沐府的千金啊,哦!对了,可看到一个身着黑色衣衫的男子经过?"

      沐黎知道他找到是黑乌鸦忙向后花园的竹林指去,道:"他向那跑了。"

      那个少侠向沐黎躬身做了个辑道:"多谢姑娘!"嗖的一声飞向竹林。

      沐黎忙又喊道:"恩人!"

      只听空中传来朗朗的笑声道:"别叫我恩人了,我叫聂烁。"

      沐黎正欲向竹林跑去可沐老爷担心地将她送回房,并派人严加?;?。

      "黑乌鸦,快出来。"聂烁朝着黑暗幽深的竹林大喊,"十年前你们杀了我师父,我一定要杀了你。"

      这时景琰出现在聂烁身后,闷着声音说道:"烁,他向万妖谷逃去了。"

      聂烁看着景琰愤恨的神情化为黯然,哭笑道:"前几日我就让他跑了,后来他被你打伤,我本以为可以杀了他,可今天又……我真是没用。"他紧握拳头愤然地捶向身边的竹树,又缓缓道:"看来不久的将来会有一场必不可免浩劫。"

      景琰上前安抚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滥杀的。"沉默了半响后,景琰突然开口问道:"烁,你能帮我个忙吗?"

      聂烁有种不祥的预兆,似乎跟灵素有关?;叵胱拍翘炀扮蝗缓苄朔艿馗嫡业搅肆樗?,那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他那样的表情,这么多年了终于看到了那冷漠忧郁表情以外的表情,可想而知灵素在他心里是如何的重要……

      "琰,你忘了她吧,不然你会害了她的,难道忘了你身上背负的诅咒吗?"

      景琰低着头侧靠在一棵树上,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我就只想远远的看着她,只要看着她就好了……"

      "琰,你这样太辛苦了,何必一等再等,等候这没有结果的感情?"

      景琰一直不出声,聂烁明白他现在很无助,但却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三百年前有位仙人说跟景琰有缘,告诉他仙子灵素投胎转世时右臂都会有那道红色印记,如果再次相爱,她会忆起前世的记忆,到那时就是他们永别之时……

      过了好久景琰忽然抬头对聂烁说道:"烁,就帮我这个忙吧……去沐府提亲……"

      "你说什么?我去提亲?"聂烁有些惊愕,不明白景琰为何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不能爱她,但是我希望她能幸福,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景琰一脸急切又认真的样子,看样子他是已经决定了,"烁,你可以帮我吗?她现在并未有前世的记忆,所以也早已忘却了那段感情……"

      聂烁听了他的一席话有些激动,"为什么要我去提亲?难道你就这么确定我能给她幸福?虽然你对我有恩,但是也不能让我以这样的方式来回报你的恩情吧!虽然你爱她,但是你也不能决策她的幸福??!你怎知道这样她会幸福?"

      景琰愣了一下,静静地看着他,"我知道了……我不该决策她的幸福,算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聂烁看着景琰那木然的神情不免有些担心,不知道他准备怎么处理这段感情……

      6

      吃过早饭沐黎便向竹林跑去,听到林子里清脆的鸟叫声一切是那样的宁静,沐黎忍不住大喊道:"景琰,你在哪里,出来??!"沐黎的喊声惊动了林子里的鸟儿,一群受惊吓的鸟儿飞了起来,此时沐黎只觉得心里空空的。随即思索着:"不在这,又会在哪儿呢?河边吗?"

      沐黎若有所思地向竹林外的河边走去,河面波光粼粼,河边杨柳青青,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她望着波光粼粼的河水发呆,心不在焉地想着那个奇怪的梦,神情恍惚地念道:"那个梦为何如此的真切,难道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过了许久聂烁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沿着河边向沐黎走来。

      "聂公子……"沐黎看见他那副样子感到有些不安,她朝聂烁的方向走去,"聂公子,你怎么会在这,你有看到过一个穿青衫的男子吗?"

      "……呃,沐姑娘……"聂烁有些惊讶地看着她,"没,没有……"

      "哦,那他会去哪呢?"沐黎看着他,他惊讶的表情让人感到奇怪,"聂公子,你怎么了?"

      "没,没怎么……"聂烁看着沐黎终于明白景琰骗他来这的目的了,随即把心一沉,干笑道:"我们还真是有缘??!"

      沐黎闻言答道:"是??!"随后垂目不语。

      聂烁忙找话题问道"沐姑娘在这等人???"

      沐黎抿着嘴点头"嗯"了声。

      聂烁斜瞄着看了一眼沐黎欲言又止,心中自叹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

      一阵沉默后,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静走着,不知走了多久。这时豆大般的雨点毫不预兆地落下来,聂烁忙脱下外衣给沐黎披上挡雨,两人同披着一件外衣向河边不远处的凉亭避雨。

      "??!"沐黎被一块石头所绊倒,膝盖渗出殷红的鲜血。

      聂烁四处张望着,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景琰刻意安排的,虽不愿接受这刻意的安排,但还是接受了。"沐姑娘,你没事吧!"聂烁急切又关心地问道。

      沐黎勉强地挤出了一个笑容回道:"我没事!"一瘸一拐地向前走。雨越下越大,聂烁看着她,眉头紧皱心疼地拉住她,一脸抱歉的说道:"得罪了!"便将她横抱起向凉亭跑去。两人四目相视,狼狈不堪的一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雨终于停了,聂烁扶着沐黎向正厅走去。沐老爷看到聂烁扶着沐黎忙问道:"黎儿,你这是怎么了?"

      沐黎忙抽回手正踌躇着不知这么回答,聂烁看沐老爷这般的担心忙答道:"沐老爷无须担心,沐小姐只是不小心扭伤了脚。"

      沐老爷抚了抚胸口呼出一口气放心道:"我还以为那妖精又来了。"

      原来景琰一直担心沐黎的安危,不但暗中?;げ蝗萌魏窝Ч砉挚拷甯?,还让聂烁毛遂自荐到沐府担任除妖师?;じ腥嗽钡陌踩?,这样他们就有更多相处的机会,也以此可以得到沐老爷的赞许与肯定。

      沐黎像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不解地暗自琢磨道:"爹爹看到我和聂公子怎么一点都不感到好奇,还和聂公子很熟的样子,到底怎么回事???"

      小珊忙上前扶沐黎回房并意味深长地叹道:"小姐,聂公子说最近妖怪很多,叫我们没事别出门,还特地求老爷让他留在府中?;つ?!……"

      沐黎忙打断小珊的话,她不敢听下去,他知道聂烁很好,但此时的她只想见的人是景琰。

      景琰躲在不远处看着自己特意安排的一切顺利地进行着,可泪水悄无声息地落下,心像被针扎般痛得无法呼吸,就像五百年前失去她时一样。景琰抹去面颊的泪,欣慰地低声说道:"黎,永远都不要记起我,永远都不要……"

      一个月就快过去了,景琰始终躲在暗处不见沐黎,而沐黎则每天往竹林和河边跑,希望终有一天可以再见到他??赡羲甘裁匆膊磺?,只希望就这样一直为景琰也为自己默默地守护着她。小珊看在眼里却急在心里,她在明,景琰在暗,两人一有机会就为聂烁和沐黎搭桥牵线……

      7

      平静的日子总是短暂的,聂烁预计的那场不可不免的灾祸就要降临。聂烁带着镇上的人气喘嘘嘘地向沐府逃荒而来,小珊上气不接下气地对沐黎说道:"小姐不好了,镇上出现了好多的妖,正朝沐府而来……"

      "什么……"沐黎惊愕地看着他们。

      聂烁拉起沐黎的手,带着镇上的百姓往竹林里跑,将他们安置在景琰用幻术幻化而成的竹屋里,并再三嘱咐:"他们此次的目的不只是要得到传说中的《修仙志》更要杀了这里所有的人,这里有避魔圈的?;?,妖精是进不来的,你们千万不要出来知道吗?"

      众人们纷纷点头,沐黎担心又不安地来回踱步。

      聂烁知道她想知道景琰的状况,便给了她一个安心的回答:"放心,他没事!"

      当聂烁跑到沐府门口时,万妖谷的众妖们倾巢而出,都聚集于此,景琰独自一人挡在门口,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万妖谷的众妖们看到聂烁也来了,黑乌鸦用挑衅的目光看着聂烁,指着他道:"那小子就是十年前降魔老道的徒弟。""啊"众妖们讶异地注视着。"十年前这小子中了我的剧毒,现在都怎么大了,……!"蜘蛛精有些不相信地怀疑道。蝎子精对着她怒目道:"后来是被景琰救走了,还继承了老道的衣钵,看来今天不除掉他们,日后后患无穷啊。"

      聂烁愤然地怒道:"妖孽,当年你们杀了我师父,今日我要为他老人家报仇,受死吧!"

      ……

      沐黎在竹屋里总是心神不宁、坐立不安,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似的,每一想到景琰心就会莫名的痛一下,是太担心景琰了还是……一些凌乱的画面时不时地在脑子里出现,让她分不清是真实的还是只是自己的幻象。

      林间竹叶漫天飞舞,景琰与聂烁运足真气挥剑将漫天飞舞的竹叶化为锋利的刀片纷纷向众妖们飞去。正当大家议论纷纷说怎么会出现妖孽时,黑乌鸦带着众妖们向竹屋奔来??扇纹舅怯檬裁窗旆ǘ计撇涣酥裎莸谋苣е?。百姓们被众妖们吓得各个卷缩一团,不敢看向屋外。

      聂烁举着降魔剑正向众妖们袭来,只见他在不远处喝道:"不准你们伤害无辜的百姓。"紧接着口念咒语,顿时降魔剑变幻成一把巨剑向众妖们刺去的同时周围又附带着上百把小剑纷纷刺向他们。蛇精见此景,召唤了几千条毒蛇向聂烁爬去,景琰见此立即设立屏障,阻止毒蛇向前爬行,聂烁定神看向景琰,感谢地点点头,景琰淡淡地回视一笑。只见聂烁嘴角一动一团火将爬行的毒蛇烧的一干二净。蜘蛛精见状也使出绝招……

      沐黎看着屋外横行的妖怪,整颗心都系在景琰和聂烁的身上。她回想起就在这竹林里遇见了景琰,就在这里他为了救她差点与黑乌鸦他们功归于尽,就在这里她知道了他的身份,就在这里她紧贴着他的身体伏在他的怀里,虽然意识不清,但他的体温和呼吸让她莫名的安心,似乎只要有他在一切都不用担心,她喜欢上了那种感觉。与其说是喜欢上了那种感觉倒不如说是喜欢上了景琰,只是她不敢承认,不敢鼓起勇气去爱他,因为他是妖,因为他深爱着灵素,因为……她只是想见他,静静地陪着他,看着他笑,看着他悲伤……

      聂烁的本领再大,尽管有景琰的帮助也挥挡不急身负重伤。景琰从容又淡定地对聂烁说道:"烁,接下来交给我吧!"于是手一起聂烁顺着掌风到了竹屋里。他刚想出去帮景琰,可大家看他伤的这么重立即制止了。

      景琰下定了决心要守护沐黎及全镇的百姓。既然他永远都不能爱她,两个人相爱又不能爱,却还要饱受痛苦和煎熬,那样的羁绊,牵连终生就算再活上一千年她的记忆里也不能有他的存在,这样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倒不如像五百年前灵素为救他那样牺牲自己来换取对方的自由与幸福。

      景琰透过众妖的身影看向沐黎,沐黎似乎在他坚定的眼中看懂了他的决定。她轻点了一下头,弯了一下嘴角露出苦涩的笑意,眼角的泪一颗一颗的滑落溢出满眼挡不住的温柔。景琰看到她的笑仿佛如隔世般美丽,心酸楚的无法遮掩,但他会心的笑让她永生永世都无法忘怀。

      这时蜘蛛精吐出毒丝要缠住景琰,只见景琰立即避开一个隐身出现在她的后面,手起剑落便将她砍成两半。正当他们不敢置信时,剑刺入蛤蟆精的腹中,又刺入狐狸精的腹中……总之谁来袭,谁在旁边便杀谁。

      黑乌鸦一脸的难以置信,难道景琰他真的不想活了吗?难道他真的不再等待他已等待了五百年的爱人吗?难道……他疯了……转眼一瞬间他杀了那么多的妖,他知道时间不多了,他忙抽身飞离,找了一处高枝伫立在上面,抽出竹笛再次吹奏起那支震人心魄的魔音。很多小妖功力不够早已化成原形飞灰湮灭了。

      聂烁知道景琰要与他们同归于尽时间不多了,看着黑乌鸦他们痛不欲生的表情心中很是痛快,于是忙踏出避魔圈的?;こ逑蚝谖谘凰?。

      呃……啊……

      景琰、聂烁和黑乌鸦他们都支撑不住了。这时景琰的嘴角溢出了鲜血,血如泪水般洒落,景琰像竹叶一般飘飘然地坠落在地。沐黎这一刻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和对他的爱,对她来说最恐惧的不是死,而是在死之前不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爱,不能与他一同死去。

      沐黎正欲跨出竹屋,但小珊和沐老爷迅速将她拉了回来,不管他怎么恳求他们始终不让她出去。突然沐黎要小珊答应与自己义结金兰,如果她不在了,会好好照顾爹爹,于是跪在沐黎老爷面前请求他的谅解,"爹爹,请赎女儿不孝,不能侍奉您到终老,就让女让来生再……"说着便向沐老爷磕头。

      她挣脱了他们向景琰飞奔而去,泪水阻碍了她的视线,前世的记忆一段段地涌现,原来自己就是灵素,原来自己就是景琰一直爱着的那个仙子,顿时她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p>

      她与他的距离还是这样的远,远的好似隔了五百年。景琰抬着头望着沐黎飞奔的身影,泪水决堤般涌出来,他奋力挪动着身子,最终还是失败了,她气喘嘘嘘地将手伸向沐黎,希望在自己还未魂飞魄散前再抚摸一下她的脸。

      聂烁将所有的妖都全部斩杀,他看着沐黎与景琰都为对方奋不顾身,他笑了,欣慰地笑了,从未这般的发自内心。他运足真气将沐黎送到景琰身边,这一刻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8

      沐黎跪在地上抱着景琰失声地哭了,泪珠一滴滴地落在景琰的脸上,哑然失色地重复道:"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我是灵素,我是灵素啊……"

      景琰痛苦地挤出一丝微笑,双手颤抖地替她拭去脸颊上的泪,"你还是知道了……对不起,对不起……"景琰一脸歉疚的说道??醋潘奁?,流下的泪仿佛化成了细沙撒在了他的心里,细细地研磨着他的灵魂,又痛又怜惜的感觉让他撕心裂肺。

      "黎,你一定要幸福??!答应我不管怎样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每天都要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的,还有忘记我,不许记得我……咳咳……答应我……答应我好吗?"景琰紧紧握着沐黎的手,不停地央求着。

      沐黎的心像被撕了般疼痛,她止不住的泪还是一滴滴地落在景琰的脸上。她俯下头轻吻着景琰的双唇阻止他的哀求,"傻瓜,你要我怎么忘记,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如果我们的结局注定要分开,要承受失去对方的痛,要永生永世不得再见,我不后悔记起了你,我爱你……"

      景琰疼惜地抚摸着沐黎的脸,深深地看着她墨绿的眼似深潭般幽邃,这世上最让他放不下的就是她,他将她的手放在聂烁的手中,"答应我……让聂烁照顾你好吗?答应我……"景琰痛苦地哀求着。

      沐黎拼命地摇着头"对不起,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忘不了你,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我还怎么开心的起来……"

      沐黎看着怀里的景琰,失声痛哭道:"琰,你醒醒啊,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是林素啊,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和你说,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你醒醒啊……"

      景琰的身体越来越透明,沐黎害怕珍宝一般地紧紧抱着他,"黎,你一定要幸?!?quot;琰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沐黎地看着景琰在怀里消失,随即化为一缕清风飘向竹林最深处,只有一片如竹叶般大小晶莹剔透的玉叶飘向她的手心,沐黎紧紧握着手中的玉叶仰天长叹:"琰,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天高,云淡,风清。她的呻吟让人窒息……淡淡的忧伤,淡淡的失望,又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心里让她好生难受,她终于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已经消失了的人。

      沐黎坐在那里一动未动,镇上的百姓早已安全离开了,只剩下聂烁、小珊和沐老爷在那陪着沐黎。不久之后小珊惊愕地叫道:"小姐,竹子都开花了,听说竹子开花后就会……"小珊不敢继续往下说。沐黎看着林里所有的竹子都开出了美丽的花朵,她回忆着那些幸福的过往,以及刚刚触及到的甜蜜,一下子都变得粉碎。就像眼前的花儿虽然美丽但转眼间就会死去,景琰也永永远远地消失了。今后这里还是像十年前那样成为一片荒地。

      景琰用生命守护着对沐黎的爱,沐黎此时终于豁然明白了,她答应景琰会好好地活下去,每天都开开心心的,不再记起他,和聂烁在一起……

      三个月后

      "沐府的千金要与聂少侠成亲了,大家快去沐府观礼啊"几个个妇人尖着嗓子向镇上的百姓喊道。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沐府后花园的那片荒地又像十年前一样种起了一片竹林,还搭了一间竹屋,只是里面住的不再是景琰,而是林素……

      自从那天花开花落后,沐黎豁然明白了她答应景琰的是沐黎而不是林素。正在的沐黎做不到,但小珊可以,她们义结金兰,在竹屋里小珊答应沐黎会带她尽孝道照顾沐老爷下半辈子,从那时起小珊就是沐府的千金沐黎小姐。

      聂烁一直知道沐黎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景琰,再也容不下自己,他还是会默默地为景琰为自己守护着她,他什么都原意为她去做,就算娶自己不爱的女人……

      而沐黎拥有了前世的记忆不可能再是以前的沐黎,她要做回林素,那个敢爱敢恨的林素。即便千年之后玉帝让她重返天庭,她也不会再回去,因为没有了意义。

      夜凉如水,月上梢头,一女子在亭中独自斟酌,头黑发在风中飘舞,岁月不会为谁停留,时间流转在年华的齿轮之中,不断旋转,不断延伸。一颗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过脸颊留下一道浅浅的水痕,沐黎握着那片玉叶和那句用别的话"黎,你一定要幸?!?quot;在以后的慢慢岁月里她不会孤单,因为景琰一直都在,一直陪伴着她。千年的回忆足以够她过一生。

    相关推荐
  • 告诉你家掌勺的,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05-24
  • 2月各地领导答复网民留言1.3万项 四川回复量第二 2019-05-22
  • 人民网评:奏响新时代的“长江之歌” 2019-05-20
  • 2018首届“中新广州知识城杯”绘画摄影作文大賽·奥一网 2019-05-10
  • 澳洲老外侃麻将火锅新年夜 2019-05-10
  • 世界杯带火巴西家居产业 2019-05-06
  • 白玉兰奖何冰获最佳男主角奖 马伊琍获最佳女主角奖 2019-05-0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全面从严治党离不开干部队伍建设 2019-05-05
  • 用双脚书写无悔的人生 2019-05-04
  • 我们的国际主义义务就是让那受苦受难的中东人去欧洲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到中国来,又不自由,又不民主,茶叶蛋都吃不上,来干嘛泥? 2019-05-04
  • 广州市白云区:“六公开”打造村社阳光换届 2019-05-03
  • 海军首次举行水雷战竞赛性考核 2019-05-02
  • 河北行唐警方悬赏3万通缉故意杀人嫌疑人 2019-04-30
  • OPPO宣布新人事任命:副总裁吴强全面负责海外市场 2019-04-29
  • 财政部就“财税改革和财政工作”答问 2019-04-29